weibo@我要把腿毛染成七彩色
不学绘画不宗教,一只高三狗。

向大家推荐瑜伽这个运动,太棒了!我一个肥宅,练了一周就拥有了双腿!

红霞一面信着新教,一面拖着老寒腿穿梭在城隍庙收租。她带着女儿和保姆过三口之家的日子。

现在滴滴不打折了,可能是因为暑假说好要写的东西没有写吧

今年暑假这么闲,不把这篇写出来我一辈子滴滴不打折!
大概就是

三姨太太有儿子,快快乐乐的跟着老爷退到台湾去了,走之前把女儿和钱丢给了五姨太太。
五姨太太做姑娘时候,是教堂里的女学生,很念过几年书,把珍妮送去做了修女。解放前的修女可以出国,到了珍妮这里,最后一批,走不掉了。
珍妮一辈子没结婚,收养了一个丢在教堂门口的女婴。
那时霞光满天,取名红霞。

啊,太带劲了!

生活怎么会像小说,可比小说狗血多了。病了就真的痛苦,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。

画一个圈两个圈三个圈

庐州血糊汤

原先庐州义仓巷附近有个点心摊,老太太早晚售卖血糊汤,因汤味奇鲜甚至有临省食客专门跑来品尝,但无论生意多么好,早晚各一锅售完即至。
老太太死后邻居帮忙整理遗物,在她家中发现十来个被割断手筋脚筋拔舌挖眼的少女,后来官府封锁了那院子,至于少女从何而来,为何手段如此残忍的对待也没查出个所以然。
有传言说当年的血糊汤是老太太自少女身上采血制成的,所以鲜美异常。今天庐州也就是合肥两大点心楼,庐州烤鸭店的鸭血糊,刘鸿胜的木耳鸡血糊,汤品中的菜蔬调料都是依着老太太的方子来的,只是血各取自鸡鸭,大家都可以来尝尝啊。

并不是。

糊汤粉

在汉口区还叫汉口镇的时候,沿江住有一户徐姓人家。徐大靠水吃水在码头上做些苦力,但凡有些闲钱就打酒来吃,醉后还借不生养为由殴打妻子。
这天徐大自外头吃酒回来,嘴里不干不净闯进屋里揪住妻子就要打,妻子想到婚后这些年的苦楚,再也不能忍,抄起长凳就向他头上砸去。醉酒的徐大没什么反抗"咚"的倒在地上脑袋上现了一个大血缝子,哗哗向外冒血浆脑糊。
妻子定定心神,抖着手把徐大卸进一口铁锅,全当他喝酒再没回来过。隔日,妻子跑到码头上啼哭,自述徐大弃她而去,工人们可怜她孤苦无依,纷纷道"嫂嫂,以后有什么难处,兄弟们都帮衬着"
妻子回家将一锅捣煮烂了,上糊下粉,在江边开起了糊汤粉铺...

热血面

今天武昌街道口这个位置,你们不知道,别看他现在这么繁华可原先也就是破村破庙。清末民初有这样一件事,整个汉江码头是议论的沸沸扬扬。
说王家连生五个女儿,第六个好歹得了儿子,高兴的不得了。从此家里就是只有一口米也先六小子,饿的五个丫头一怨上天二怨父母三怨六弟。
就想到了寻死,五根裤腰带连一个绳子挨个儿上吊,死了一个搬下来另一个吊上,轮到老五时她瞅着地上四条条是肉啊,这不是有吃食了吗!
五妹搬了个小板凳坐的好好的,正正经经剁肉。老两口带着六小子串门回来,吓的一口气就在也没上来,倒地昏死了。六小子哆哆嗦嗦要跑,被一刀撂倒。
五妹边剁边吃,边吃边剁,余下的碎肉大骨熬汤做酱,制成的拌面鲜美无比,唤做热血面,过路食...

公主和吸血鬼

公主住在城堡里,不知道未来的方向。是夜,一只单身大龄屌丝吸血鬼为了躲雨飞上了她的窗台。
公主"woc你是个什么鬼!!!"
吸血鬼"吸血鬼..."
公主"woc那你岂不是要吸我血咯"
吸血鬼"可以的"
公主"哎呀woc你还嫌弃起来我了是不是!!!"
吸血鬼委屈的哭了。
公主可愧疚,一撩长发蹲在他身旁"哎呀woc你憋哭...那啥,姨妈血你可要?"说着起身抱来了垃圾桶"你瞧,有护舒宝味儿的,abc味儿的...可多了"
吸血鬼捡起了一片abc羞涩的笑了"其实这是我第一次...

1 / 5

© 是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